首   页 组织人才 学会学术 科学普及 对外交流 党的建设 信息公开 政务信息平台 江苏科技报
   
 
首页 >> 对外交往 >> 港澳台暨地区交流
【字体: 】 阅读次数:936
台湾玉山青年两岸交流团来宁考察,惊叹企业规模,赞叹科技先行
2017-02-20

2月16日,一支由22位台湾大学生组成的考察团在到访上海、苏州之后,来到了行程中的最后一站——南京。据悉,为让台湾大学生走出校园,开阔视野、提升格局观,台湾玉山科技协会面向在校大学生推出了“玉山青年两岸交流计划”,即选拔组织台湾大学生参访知名企业、高校,此次在中国科协、江苏省科协的积极协助下,首次组团大陆行让这些大学生收获颇丰。

 

【先看一波“干货”】

 

    当天上午,考察团在参观了南京兴智科技园后,与园内两位年轻的创业家——企运网CEO罗宪许、快轮科技创始人刘峰——开展了一场关于创业经验的交流分享会。会上,作为成功的“过来人”,两位年轻创业家将他们的“创业经”倾心相授。

 

要认清创业、就业的“真面目”

 

“有的人大学毕业后很盲目,不知道应该找工作还是应该创业,我认为,在搞清自己到底想做什么之前,先要分清什么是创业、什么是就业。”一开讲,罗宪许就抛出了这个观点。

怎么分清?罗宪许打了个比方,“你在村头看到一家包子店,接着你在村尾也开了一家,这是创业吗?这不是,这叫就业!创业的商业模式应该是新的。不能因为做的事情规模大,就叫创业;做的事情规模小,就叫就业,而是应该看这件事有没有给人类带来便利。”

    罗宪许建议,毕业后应做好定位——更好地就业,“你在一个企业打工做白领,或者是在校园边开一个小卖部,这都叫做就业。相比创业,就业也没什么不好的。如果你一无所有,最好还是先去就业,在经历了这一阶段后,如果还觉得自己适合创业,那就勇敢地去创业吧。”

 

创业需要“并联思维”

 

“初高中学物理,都明白串联和并联是怎么回事,”罗宪许说,这用在思维模式上,就会发现不少人做事都是串联思维而非并联思维。

“条条大路通罗马,不要吊死在一棵树上,凡事要多准备一些预案。”罗宪许认为,如果并联思维足够好,满脑子都是创意;要是不好,只要预设环节出了一点问题,全盘皆输也不是不可能。

此外,罗宪许还提醒,成功的人遇到问题往往会从自身找原因,“只有失败的人才会在他人身上找借口。”

 

创新要找准生活中的痛点

   

“当你想好要做什么领域甚至具体到做什么产品之后,你就要思考这个产品的创新价值,看它有没有解决生活中的痛点,如果有,那就放大它的技术优势,直到最大化。”刘峰说,他在研发轻型平衡车之前,首先想到的就是:如何让平衡车携带方便?

“很多年轻人觉得平衡车麻烦,因为它重,带起来麻烦。”根据这一点,运用电机技术。陀螺仪技术等,刘峰打造出了一款重量是同行产品二十分之一重的平衡车。也正因为解决了平衡车普遍有的分量重的痛点,这款平衡车现已成为“爆款”。

 

【然后听听“回声”】

 

一系列的参访和交流活动,不断刷新着台湾大学生对大陆的看法。接近尾声之时,他们吐露心声,或惊讶或感慨。

 

未来的竞争者是全球性的

 

 “我们把学生带出台湾,让他们看看外面的世界,不管是企业也好还是大学也好,都能让他们感受到大陆与台湾之间的差异。”台湾玉山科技协会副秘书长,也是考察团团长刘子毅先生告诉记者,客观来说,此次活动没有短期见效的意义,但是学生们看到了外面的世界,这就是最大的意义。

“要让他们知道,未来的竞争者绝不止步于台湾。”刘子毅介绍,这个考察团里的学生都是出自台湾几所最顶尖的大学,家人、学校对他们保护得很好,但是他们未来可能会自己走出台湾,到大陆、到世界各地去工作,刘子毅说,此次考察就是要让他们提前认识一下这个真实的世界。


小玉山代表团来苏访问

 

惊人的发展速度!

 

“我们以前觉得,在各方面的发展上,大陆与台湾是差不多的。但来了之后才发现,这种想法大错特错。”

台湾东吴大学同学坦言,大陆对于高科技的引进与应用要比台湾快很多。

“我去年来过一次大陆,但那个时候支付宝还没有十分盛行,这次来,就发现支付宝已十分普及,看别人消费,都只拿着手机,有的甚至出门连钱包都不带了。这才仅仅过去一年的时间,变化太大了!”

“难以想象,同样一件事要是放在台湾,普及率很难达到大陆这边的程度。台湾这几年其实也在推广第三方支付,但是就是没有办法让它那么快速地普及起来。”

在参观了例如苏宁集团这样的大企业后,他们发现相比大陆的大企业,台湾的“大”企业在规模上几乎算不上是真的大企业。

 

大数据应用走在了前面

 

台湾大学同学认为,大陆的“大数据应用”已远远走在了台湾前面。

“我们在携程、苏宁云商里看到,这些企业早已运用大数据为客户做服务了。但这种做法台湾可能只是口头上提出,仅仅是个发展方向而已,但至于实际的运用,似乎还未提上日程。”

“在学习氛围上,复旦大学的学生在刚进大学的时候不像台湾那样直接分科系,他们要先上一个学期的‘博雅思’,而且他们大部分的学生都会要求达到大概30个学分。可是台湾最多也就只有20个学分。”

“大陆的学校都很大,台湾没有那么多地,而且房子跟房子的间距很小。可能一眼看过去,就能看到这一片所有的房子。但是在大陆的学校里,一眼看过去,可能就只看到这一栋建筑,其他的房子都在很远的地方,所以整个空间的壮观感给人一种很惊艳的感觉。”

作者:施红艳
责任编辑:
二维码
 
版权所有:江苏省科学技术协会 联系电话:025 83323435
网站维护:江苏省科协信息中心 联系电话:025 83313187
苏ICP备05080394号